TEL:(86)010-84797958 (86)010-84797959     E-mail:lobo@lobo-china.com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A4楼二层 (邮编:100016)

 

版权所有:龙博时代展览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6894号]京公网安备               

  • 关于龙博时代
>
>
>
以史为鉴,人定胜天

以史为鉴,人定胜天

来源:
2020/02/10 13:54
浏览量
【摘要】:
  2019年在梳理首都粮食博物馆的展示内容时,对我触动最大的就是2003年北京在“非典”时期的所有人都带着白色口罩出行的照片,当时心里还暗暗庆幸,“非典”这种疫情再也不会出现了。  
 
  2020年春节前,当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再也按捺不住,搜寻了2003年“非典”的数据、疫情发展过程等资料。虽然不是医学生,但是数据的对比无不向我传达着今年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威力比“非典”更加来势汹汹。
  冰冷的数据让我之前的庆幸显得极其的愚昧。
 
  如若我们把眼光放久一点,回顾下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你就会发现,瘟疫其实一直伴随着人类历史进程,我们与瘟疫的斗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据史料记载,中国历史上经常是十年一大疫,三年一小疫。每次瘟疫确实无法避免的会夺走许多人的生命。但我们也依然看到我们的国家依然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在迈进,任何的灾难从来没有阻止过中华民族迈向昌盛和繁荣的未来。
 
 
 
 
 
 
  春秋战国时期
 
  公元前674年,惠王三年,丁未年,齐国传染病流行。——《公羊传》庄二十年
  公元前369年,烈王七年,子年,秦国大疫。——《史记·六国年表》
 
  秦汉时期
 
  公元前181年,汉高后七年,庚申年,南粤暑湿大疫。——《汉书·南粤传》
  公元前64年,汉元康二年,丁年,因疾疫之灾,宣帝赦令免收今年租赋。——《汉书·宣帝纪》
 
  三国时期
 
  208年,建安十三年,戊子年,十二月,大疫,魏军吏士多死。——《三国志·魏志武帝纪》   215年,建安二十年,乙未年,吴疾疫。——《三国志·吴志甘宁传》
  253年,嘉平五年,癸酉年,四月,新城大疫,死者大半。——《宋书·五行志》
  
  魏晋南北朝时期
 
  275年,咸宁元年,乙未年,十一月,大疫,京都死者十万人。——《宋书·五行志》 
  282年,太康三年壬寅年,春,疫。——《宋书·五行志》
  317年,建武元年,丁丑年,天行发斑疮流行。——《外台秘要》 
  322年,永昌元年,壬午年,十一月,大疫,死者十有二三,河朔亦同。——《宋书·五行志》
  423年,宋景平元年,癸亥年,魏,士众大疫,死者十有二三。——《北史·魏本纪》 
  427年,宋元嘉四年,丁卯年,五月,京都疾疫。——《宋书·文帝纪》
  565年,北齐天统元年,乙酉年,十二月)汤南大疫。——《北齐书·后主纪》
 
  隋唐时期
 
  612年,隋大业八年,壬申年,大旱疫,人多死,山东尤甚。——《北史·隋本纪》 
  636年,唐贞观十年,丙申年,关内,河东大疫。——《新唐书·五行志》 
  789年,唐贞元五年,己年,是夏淮南浙东西福建等道旱,并泉多涸,人渴乏,疫死者众。——《旧唐书·德宗纪》
  880年,唐廣明元年,庚子年,春末,贼在信州疫疠,其徒多丧,赋众疫疠。——《旧唐书·僖宗纪》
 
  宋金元时期
 
  963年,宋乾德元年,癸亥年,湖南疫,赐行营将枝药。——《宋史·太祖纪》
  1046年,宋庆历六年,丙戌年,官军久戍南方,夏秋之交瘴疠为虐,其令太医定方和药,遣使给之。——《宋史·蛮夷传》
  1161年,金正隆六年,辛巳年,诸道工匠至京师,疫死者不可胜数,天下骚然。——《金史·完颜匡传》
  1271年,元至元八年,辛未年,侵宋播州士卒,遇炎瘴多病。——《新元史·兀良合台传》
  1360年,元至正二十年,庚子年,夏,绍兴山阴、会稽二县大疫。——《元史·五行志》
 
  明清时期
 
  1408年,明永乐六年,戊子年,正月,江西建昌、抚州、福建建宁、邵武,自去年至是月,疫死者七万八千四百余人。——《明史·五行志》
  1485年,明成化二十一年,乙巳年,新野疫疠大作,死者無虚日。——《名医类案·瘟疫》
  1586年,明万历十四年,丙戌年,大梁瘟疫大作,甚至灭门。——《万病回春》
  1681年,清康熙二十年,辛酉年,晉宁疫,人牛多毙;曲阳大疫,余姚痘疫盛行。——《清史稿·災异志》、《学箕初稿·天花仁术序》
  1733年,清雍正十一年,癸丑年,镇洋大疫,死者無算;昆山疫;上海、寶山大疫。——《清史稿·災异志》
  1786年,清乾隆五十一年,丙午年,春,泰州、通州、合肥、赣榆、武进、苏州大疫;夏,日照、范县、莘县、莒州大疫,死者不可计数;昌乐疫,东光大疫。——《清史稿·災异志》
1846年,清道光二十六年,丙午年,夏,暑风甚剧,时疫大作,俱兼喉痛,亡者接踵。——《冷庐医话》
 
 
 
 
 
 
  每一次病魔的攻击都会对人类造成重大创伤,人类要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战胜病魔,生存下来,可是时过不久病魔还会改头换面卷土重来,人类再一次面临另一场正邪之战。。那么在没有现代科技的古代中国人是采用何种方式来防治瘟疫的呢?
 
 
  所谓医者,妙手仁心
 
  在中国历代抗瘟疫的斗争中,医生经总是战斗在抗病的第一线上,治病救人,不计较个人安危和利益,为穷人提供免费服务。历史上医家就有“不为将相,偏为良医”的美德。很多名医佚事都是有关治疗瘟疫的故事,而通过抗防治瘟疫也同时造就了一代名医,推动了中国医药学的发展。历史上大疫流行时期,也是名医辈出的年代。如张仲景、华佗、李时珍,叶天士等医学家都为治疗瘟疫作出过重大贡献。
 
  预防疫情,接种疫苗
 
  中国医学家早在公元980-1567年间就发明了人痘接种术,既用天花病人身上痘疹疱里的痘浆、痘疮结痂、或是用天花病人穿过的沾有天花痘浆和痘疹的衣服,去感染未患过天花的人。痘接种实际上就是一种用人的活病毒的人工免疫法,或者说是用轻型天花来预防重症天花。这种免疫预防法,是牛痘接种术发明以前最有效的预防天花的方法,在中国曾广泛应用,后来还西进欧洲流行美国,拯救了千百万人的生命,并促进了现代免疫预防医学的诞生。
 
  国家力量,免费抗疫
 
  从汉代起,就有官方为疫区和患者免费提供医药的记载,以后各朝各代都如此效仿,几乎成为官府朝廷抗疫的惯例。古代的许多帝王在大疫流行时,曾发出诏书诚坦执政失误,承担责任,以安抚众官吏和平民百姓,并下令各级政府共同抗疫。官方组织的抗疫活动,在历史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如汉代的文帝,元帝和成帝,东汉的恒帝等都下过有关瘟疫的自责诏书。汉代帝王还曾下令官员减少吃喝玩乐,削减马匹坐骑,用于救援染瘟疫的灾民。宋朝其间,瘟疫发病时政府组织医生为患者义诊,药费由政府支出。康熙皇帝曾于1682年下令各地种痘预防天花。
 
  防疫管理,边境检疫
 
  控制瘟疫的一个重要环节是建立完善的国家防疫管理系统,并建立边境检疫制度以控制国际间的传播。湖北出土文物《封诊式》竹简中记载了在战国时期就有逐级报告传染病和对可疑病例调查的制度。宋时规定,所有被派往到边塞的将官,都要带随行医官负责防疫和健康。元朝设立了民间的医户制度,医护是政府许可能从事医疗活动的民户,户籍由太医院管理,一旦发生瘟疫,医护要参加治疗。清朝政府还设有“查痘章京”官职,专事痘疹的防疫检查。
 
  注意卫生,保持清洁
 
  饮食卫生和个人卫生不良会容易感染瘟疫是古人在实践中得来的经验。秦汉时期的《汉律》规定“吏五日得以下沐,善休息以洗沐也”。提倡注意饮食的卫生,不食用变质的菜饭。古人还注意到鼠类和不良食品可以传染疾病,提出“鼠涉饭中,捐而不食”,勿食生冷食物,不要食生鱼等劝告中国很多地区至今还保持着古代传下来的预防保健习惯,如上海人的冬季进补,广东人的中药煲汤,南方的端午节饮菖蒲和雄黄酒等习惯,很多都同预防瘟疫有关。
 
  改善环境,预防消毒
 
  通过环境卫生的改善以减少瘟疫的传播很早就受到了人们相当的重视。秦汉时期就有建立人工湖和饮水池的记载,还认识到患病的动物和牲畜可以传染疾病,切不可让其污染水源。汉代时已有专门装粪便的容器和痰盂及厕所。另外,在瘟疫流行期间古代人还用药物消毒的方法来预防疾病的感染和传播。据秦代出土的竹简记载,凡来秦国入城的宾客入城时,其乘车和马具要经过火燎烟熏以消毒防疫。宋代还用艾蒿等药物驱赶蚊虫以防止瘟疫。
 
  教育为先,普及知识
 
  普及疾病知识加强医学教育是预防瘟疫的重要环节,各朝各代都十分重视。两千多年前成书的《黄帝内经素问》以对话的形式讲述了很多预防疾病的常识和方法。南宋时期中国创办了最早的官立医科学校,培养各科医生。各朝代都对以前的医学药学书籍进行过整理和研究。秦朝下令焚书时,医药书籍例外,保存了下来。
 
  免税减租,施财赈灾
 
  瘟疫的流行不但影响民众的健康和生存,还会对社会、经济和生产带来巨大损失。所以,抗击瘟疫决不仅仅是单纯的防治疾病。中国历史上很多朝代都实行过在大疫之年免税减租,减轻民众负担,重振生产和经济发展。
 
  安葬亡者,救济遗孤
 
  历史上每次大的瘟疫流行都会夺去无数人的生命,致使妻离子家破人亡,出现“万户萧条鬼唱歌”的悲惨状况。由于瘟疫的传染性,未经妥善安置的尸体将进一步传染疾病,危害家人和环境。西汉时期,平帝曾下诏,按每家死于瘟疫的人数赐与不等的安葬费。唐朝时期对瘟疫时期掩埋尸体十分重视,唐太宗曾派使者沿城巡行,发现尸骸迅速掩埋。唐玄宗在大疫其间下令,死者尸体一定要家人掩埋,无人管者,由地方官负责安置。唐文宗时规定,患瘟疫家庭留下来的遗孤,如不满是十二岁,一定要由亲属负责养育,官府提供两个月的口粮救济,孤儿名单要上报官府。这些措施和做法,不但是施行人道,保护生命,还起到了安定民心和社会的作用。
 
  中国古代采用多种多样的方法来综合治理瘟疫的。千百年来的抗疫实践证明这些古老的方法行之有效,即使在科学技术和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预防现代瘟疫使用的方法仍然大同小异。最近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又一次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凤凰经历烈火的煎熬和痛苦的考验,获得重生,并在重生中达到升华。 
  希望这一次灾难过后或许也意味着我们国家的重生,就像这个春天一样,万物复苏,欣欣向荣。

(86)010-84797958

(86)010-84797959

邮箱: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5号A4楼二层 (邮编:100016)

龙博时代
   — — 缔造精品展馆

电话: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